400-876-7878
从变脸到冻卵 出境医美旅游走俏
2017-06-14 11:54:58木易

Hi, 同道中人:

随着海外医疗美容的逐渐成熟,这几年有不少带有医美目的的游客赴欧美、日韩旅游,带动了医美旅游。

“上午还是单眼皮,下午你就是双眼皮了,还可以继续去商场购物,去景点参观!”金成熙(化名)人称“金姐”,是一名资深韩国导游,随着这几年出境游和医疗美容行业的升温,一种结合了医疗美容的旅游产品应运而生,“金姐”经常带这样的医美旅行团。

中国医疗美容协会预测,中国医疗美容行业市场规模2020年近5000亿元。过去的数年间,医疗美容行业保持着15%的年均增长率。千亿元规模的医疗美容市场正拉动更多的消费者、从业人员甚至是旅游等相关产业的发展。相关业者要掘金,也是颇有诀窍和风险的。

走向低龄化

“20年前,女性对于美的认识和现在完全不同,我还记得当时我们设立了化妆品专柜,但最初很少有顾客真的购买,我们的营业员要向顾客解释很多,而且大家对彩妆的认识度很低,最被顾客认可的也就数口红了。如今,越来越多的女性,还有男性都开始追求美,对于护理、彩妆等越来越细分,也越来越年轻化,我们公司内部还有专门研究95后的项目,来了解潜在客户。”欧莱雅中国副总裁兰珍珍坦言,其见证了20年来,中国消费者对美的认知变化过程。

正是因为越来越多人开始追求美,彩妆和护肤已经不能完全满足消费者需要了,比彩妆更强劲的医疗美容逐渐成为消费热点。

目前我国美容机构市场规模已超过4500亿元,行业从业人员超过3000万。根据中国医疗美容协会的预测,中国医疗美容行业市场规模2020年近5000亿元,年均复合增速40%,中国有望未来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医疗美容市场。

公开信息显示,医疗美容正向着越来越低龄化的方向发展,25~30岁的人群在2009年占比达到55%,到了2015年这一比例下降至26%;25岁以下人群从2009年不到1%上升至2015年的14%;30岁以上人群则从45%上升至60%。

“以前都认为是到了一定年龄才会去做一些提拉皮肤或者注射羊胎素之类的延缓衰老的医疗美容,现在根本不是这样,很多20多岁的女生甚至是男生都会去做医疗美容。比如我是因为职业原因,我是个模特,经常需要出镜,皮肤的质感和线条很重要,虽然我知道我身材不错,可我们这个圈子都是帅哥美女,并不能凸显我的优势。人没有完美的,总有小缺陷,所以我就要去打瘦脸针、美白针等等。”23岁的模特MAY告诉第一财经记者。

专为电商企业拍摄产品广告的摄影师王先生透露,有些客户要求,模特一定不能超过25岁,否则拍出来的质感就不水灵了,这就更促使模特们以医美手段“减龄”以便接活儿。

演艺界人士可谓是医美的绝对主力,不过这几年越来越多的大众群体也开始成为医美的主要消费者。有数据显示,演艺及时尚圈人群在2009年以61%成为当时绝对的主力消费群体,到2015年这一比例下降至45%。而白领、主妇、学生构成的大众群体则从2009年的30%上升至2015年的45%。医疗美容正在融入大众生活。

医美旅游崛起

有些医疗美容在海外更加成熟,因此这几年有不少带有医美目的的游客赴欧美、日韩旅游,带动了医美旅游。

“这几年,中国游客赴日韩旅游一直很热,其中有一些团队是专门以美容为目的,比如在韩国,做双眼皮这类都不算什么大整容,就和敷面膜一样,是个小美容。很多韩国女孩到了一定年龄都会去做双眼皮。经常会有一些医美团,到韩国先参观一些景点,然后等到了医院预约日,上午集体去医院做双眼皮或一些简单的美容,下午继续购物和旅游。”经常带医美团的“金姐”这样说。在她的描述里,有一个美容医院的医生办公桌上放着一个玻璃罐,满满一大罐都是削骨手术留下的骨头,医生早已驾轻就熟。

相比韩国,日本的医美旅游目前逐渐兴起,参加过一次医美旅游的吴小姐告诉第一财经记者,韩国的医美还是太过于程式化,虽然技术很好但做出来的效果千篇一律,她和她的闺蜜更喜欢自然化且保留个人特色的日本医美技术。

“不要认为医美只有女性会做,我身边不少男生都会去做,比如瘦脸针,还有一些促进肌肉感的注射。现在年轻的男生,尤其是90后、95后,也非常注重外表,比如我们一群朋友喜欢去健身房锻炼肌肉,但你不要天真地以为光靠锻炼就行,还要配合蛋白粉的食用以及一些注射物,来填充你的肌肉感。而且有些注射是隔一段时间就要继续的,否则之前的注射物会溶脂变形。包括羊胎素等保持年轻的注射治疗,男性客人也不少,这些技术在欧美比较成熟,所以这几年赴欧美的医美旅游越来越多。”本身也进行过瘦脸医美的85后男生何凯(化名)告诉第一财经记者。

冠以医美的名义后,旅游费用和利润陡增,原本一周时间的欧美旅游价格约2万元,而医美旅游则翻番,有些奢华医美旅游的价格可达上百万元,比如赴瑞士打羊胎素,为了让客人感受良好,需要先旅游、做SPA、听音乐等,经过一个过程,然后才进入正式的医美流程,整体费用可达百万元。

携程旅游发布《2016年在线医疗旅游报告》显示,2016年通过携程报名参加海外体检等医疗旅游的人数是前一年的5倍,人均订单费用超过5万元。报告估测2016年出境医疗旅游的中国游客超过50万人次。

业务扩大至“冻卵”

在中国游客的中高端休闲项目中,医美旅游的业务范围正在扩大,除了去日韩做美容整形手术、带爸妈到日本等国家做体检,现在还有去欧洲氧疗养生、去美国检测基因等。

“大部分的医美旅游还是集中在北京、上海和广州等一线城市,但已经有向二线城市游客渗透的趋势。如果说现在携程一年医美出境旅游人次是数千人的话,我们预估未来5年内该数字可达3万人次。而中国整个医美出境游市场的年游客量可达几十万人次。”携程产品经理张俊向第一财经记者透露。

此种市场状态下,耗费数十万元的“冻卵”游问世。携程首次推出“美国冻卵游”度假产品,首批产品报价超过20万元,包括单周期冷冻卵子、初次会诊、周期前传染病筛查、一次取卵、实验室和手术室设施费、卵子第一年储存等。

“女性生育力35岁以后快速下降。30~35岁为相对的冻卵最佳时间。20岁的女性每个月平均有20~30个卵泡,30岁的女性每个月平均有15~20个卵泡,38岁的女性平均每个月有10个卵泡,40岁的女性平均每个月有5~7个卵泡。随着年龄的增长,女性不但每个月的卵泡个数在逐渐减少,同时女性的卵子质量也开始下降。女性冻卵的年龄原则上讲要在38岁之前完成。”上海智特医疗创始人张欣表示支持“冻卵”游的问世。

这些看似美好的医美旅游真的没有风险吗?

“作为主题游,我们可以从商业角度理解旅游业者和医美机构的生意经。但是美白、瘦脸、削骨等都会有风险,比如假体需要过几年置换,注射物会变形,美白和瘦脸针如果停止注射又会恢复原貌,甚至比原貌还不如。届时,一旦发生问题,那么旅行社和医美机构要承担怎么样的责任?这方面的保险是否跟得上?此外,国内的政策法规尚未放开未婚单身女性或有正常生育能力的夫妇冻卵或冷冻胚胎,而不孕夫妇冷冻卵子或胚胎,必须具备身份证、结婚证、准生证,那么单身女性‘冻卵’在法律和道德上究竟如何界定?这些都是业者需要思考的问题。”劲旅咨询首席分析师魏长仁坦言。

TOP

旅行咨询

千人驴友群